返回 返回 勿忘我簽名照

子題介紹

簽名照也是一種作為紀念的形式。由照片中的人物在自己的照片上簽名,作為致贈友人留念的紀念品,這樣的例子在本相簿中也有三張。

在日本時代的臺灣,受過中等以上教育,即可算作是當時臺灣社會中的知識份子。這些臺灣知識分子的經常使用日語發音的羅馬字拼寫自己的名字。這樣的習慣顯然是受到學校教育的影響。在日本時代的學校教育中,老師用日語漢字的發音來讀臺灣學生的名字。從初等教育讀到中等教育,讀了十餘年,以殖民者語言發音的名字也就成為自己的一部分。而使用羅馬字拼寫的英文,在日本時代又是中等以上教育才會教到的科目。以日語發音的羅馬字作為簽名,表示簽名者受過中等以上教育,是臺灣社會的知識份子。至於同時代通行於教會的臺語白話字(教會羅馬字),對一般人民來說並非熟悉的拼音。除了在教會中學過的人,大概沒有人會以白話字來簽名。

在本相簿中留下簽名照的人有兩位,分別是1929年3月自臺北第二師範學校講習科畢業的林金源(簽名為Kingen Rin)和1930年3月畢業於公學師範部演習科的劉新楠(簽名為Shinnan Riu)。林金源就讀臺北第二師範學校講習科,畢業後曾於新竹州公司寮、後龍、公館、外埔公學校擔任訓導。戰後曾在造橋、公司寮、後龍、新港國民學校擔任校長,一生都在苗栗服務。劉新楠畢業後曾於安坑、新店、過嶺、頭圍、尖山公學校,以及插角、三峽東國民學校擔任訓導。戰後曾任土城、頂埔國民學校、中湖國民小學校長,是新北市海山地區知名的教育家。